青鸟森随子

身体里有无数个我,生活在同一个宇宙

【胜出】违禁品 01

半泽火腿子:

*扫黄警察咔x小电影主角久


*有ABO,慎入


 


 


 


 


爆豪胜已是在检查收缴回来的违禁DVD时发现他的。


 


 


这个发现直接让他手一抖把杯子打翻在准备要交给上级的检查报告上,一整叠厚厚的文件浸透了褐色的咖啡渍,过多的液体顺着桌角留下来,在地上聚成了一小滩。


一起熬夜值班的小组组员都看向他的方向,但看到屏幕交缠的肉体时又迅速假装若无其事地别过脸去。


 


但这些全都不是重点。


 


他的视线里只有那个被压在两个男人身下被迫承欢的绿发少年,过分白皙瘦弱的身体染上情欲的粉红色,被水性润滑液和汗液浸透,带着一层湿润光膜的皮肤上布满欢爱的红印和咬痕。被泪水模糊的脸,被硕大异物塞住无法闭拢的柔软口腔,随着高速撞击不断牵扯出粘液和泡沫的糜红的下体,脖子上黑色的抑制环泛着微微的冷光。


 


 


扫黄组组长爆豪胜已15岁那年离家出走的幼驯染,出现在了被他缴获的违法色情DVD里。


 


 


他粗暴地阖上了笔记本,四处翻找把胡乱扔到一边的DVD外包装盒重新捡回来,封面是被紧缚的戴着黑色头套的少年。


 


《出走少年的处O丧失》。拍摄时间正是绿谷出久失踪的第三个月。


 


爆豪紧紧盯着已经有些褪色的出厂日期,暗绿色的劣质标签晕染成深深浅浅不均匀的墨绿,如同那日绿谷被浇得湿透的头发。


 


 


15岁那一年,他的幼驯染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


而他作为最后一个与绿谷出久见面的人被母亲带到警察署协助调查。


 


一个异常闷热的下午,警察署的空调系统坏了,老旧的电扇慢悠悠转着散发噪声,做笔录的警察态度敷衍地在本子上记着笔录。


他坐在椅子上感觉掌心的汗水不住涌上来,黏滑滑的让人恶心。


 


 


 


「你还记得他最后说了些什么吗?」


「我们没有聊天,他收拾好东西就走了。」


「是吗?」


「我们关系不太好。」


 


 


 


爆豪回忆不起来自己那时候的态度,他似乎是异常认真地在回答,又或许是异常认真地编造。


他臆想中的答案。


 


 


「废久,你果然是脑子坏掉了吧?」


「想和我上同一间学校?你以为自己能考上警校?」


他拧开桌上的水壶把那个人从头到脚淋了个湿透,包括对方手里紧紧攥着的升学意愿书。


 


 


「有没有清醒一点?」


他还记得自己讥讽的声音在四周吃吃笑着的围观人群里有多突兀。


 


却一点都记不起绿谷出久究竟说了什么。


 


 


 


「他真的什么都没对你说嘛?」


「是的。」


「那好吧,谢谢你过来协助调查。」


「不客气。」


 


 


 


他和绿谷的家在同一个方向,往常的每一日绿谷出久都会隔着一段距离默不作声跟在他身后,但那天绿谷反常地跑上去拉住了他的衣角。


 


「小胜……升学志愿……」


绿谷的声音有点抖,水滴滴答答的从湿淋淋的发间掉落下来。


 


「成为英雄是我的梦想,我——」


「谁管你啊,臭久——」


「呿,妄想念警校,你以为你有那种能力吗?」


 


「只不过是个软弱的Omega。」


「让人看见就恶心。」


 


「放手,你弄脏我衣服了。」


「渣滓。」


爆豪还记得那双暗绿色的眼睛是怎么慢慢低下去被睫毛掩住,被绿谷放开的校服衣摆上有一小块深色的水渍。


他啧了一声扔下他独自回家。没有回头看一眼。


 


反正绿谷出久一定会跟在自己身后。爆豪胜已从不需要回头。


 


 


 


「对了,你是要考雄英警校吧?」


「是的。」


「真厉害啊,你们学校只有你一个报了这个学校吧。」


「……」


「嗯。」


 


 


之后绿谷出久再也没来过学校,老师和班上的同学很快忘记了他的存在,反正绿谷在爆豪的刻意孤立下本来就没有朋友,更没有存在感。


明明是从小一直期盼着的事情,爆豪却只有满心的烦躁和违和感,而且随着时间过去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他去绿谷家里找过,去所有绿谷出久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找过,但那个人就像泡沫在太阳底下蒸发一样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他无法理解这种情绪,也许只有找到失踪的人才能得到答案。


但他再也没有见到过他的幼驯染。


 


 


爆豪胜已有些疲惫地阖上眼睛,把DVD包装盒紧紧捏在手里。一旁加班的组员都不敢随意上前打扰,但还是有一个同事大着胆子走上前来。


 


 


「那个……组长?」


「啊?」


「我重新打印了刚刚的检查报告……就是关于这批DVD……」


「先暂时扣押在这里,我刚刚发现了疑点需要重新再审查清楚。」


「可是——」


「总部由我来交涉!」


「……是。」


 


 


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爆豪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笔记本电脑,被暂停的画面正进行到高潮处。


这一回爆豪戴上了耳机,手指顿了顿,点击了播放。


 


声音像潮水一样涌向耳膜,男人凌乱的粗喘夹杂着略微压抑的呜咽,咕啾咕啾的水声和肉体碰撞声让他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进度条有1小时20分,全程就是两个成年男性侵犯15岁少年的过程。绿谷被蒙着头带进房间里,率先被戴上了黑色的抑制环,然后被注射了针剂,应该是催情的药物。


被刻意处理过的人声听起来很模糊,显然对方并不打算让绿谷出久被标记,毕竟在地下街的色情行业里Omega的存在有多令人垂涎根本不需要考虑。


 


影片里面熟悉的低哼和细碎的话语昭示着这确实是他一直在暗自找寻的人。


 


 


用发现猎物般的锐利眼神盯着屏幕里缠眷的赤裸肉体,爆豪胜已捏紧了拳头。


 


 


找到你了,废久。


 


 


TBC


 


 


 

评论

热度(1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