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森随子

身体里有无数个我,生活在同一个宇宙

【影日肉】合宿记事(一辆很长的车)

猹的懒癌没得救:

影日合宿点文 


 


@ 翔阳小天使痴汉晚期


 


最近,总能闻得到日向身上传来一股香气。


 


很甜,像是某种不知名的花香,甜到让人烦躁。


 


更让人烦躁的是忍不住追随日向的自己,忍不住触碰日向欲望的自己。


 


好几度甚至当自己的意识回笼,已经抓住了日向的手腕。


 


“影山?”日向有些疑惑地看着我的眼睛。


 


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


 


那双眼睛直率澄澈,像是晴天的太阳,像是清水中的宝石,关心毫不掩饰地显露出来。


 


嘴唇嚅动,有一句话就在嘴边,但是说不出口。


 


日向,求求你成为我的人吧。


 


怎么能说的出口呢?会吓着他的。


 


如果他逃开了我,我该怎么办?


 


如果连日向都从我身边逃开,我该怎么办?


 


那么就这样吧,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只要你还对我微笑。


 


---------------


 


“呐,影山哟,你最近是有什么心事吗?”


 


一个普通的傍晚,部活过后,更衣室里,日向一边套着衣服一边头也不回地问道。


 


“啊?”换好衣服的影山正在整理柜子,闻言顿了一下。


 


还没等影山脑筋转过来,田中就光着膀子凑过来问道:“怎么?影山有烦恼?”


 


“没有。”影山回神,加重了语气回答道。


 


换好了衣服的西谷也来凑了一脚:“我觉得影山完全没有异常啊,日向你怎么想的?”


 


“啊……”终于把衣服套好了的日向歪了歪脑袋,“就是有那种感觉嘛,总觉得这家伙好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啊,你看,休息的时候,表情和平常不一样嘛,总是露出在忍耐什么的表情。”


 


影山一震,捏紧了手里的包带。


 


“诶……”山本和西谷一齐感叹。


 


“完全没发现呢,日向观察的真仔细。”山口也感叹了一句。


 


“走了,山口。”月岛对这个话题完全没有兴趣,早早的就背起包打了个招呼出了门。


 


山口也打了招呼,随后走了。


 


“今天是影山管钥匙吧,我们就先走啦,你别又被日向拉去自主练了,明天开始要去合宿的,早点回去休息。”田中以光速收拾好之后,留下这句话就也和西谷一起走了。


 


于是只剩下还在收拾的日向和管钥匙的影山。


 


“啊,抱歉影山!我马上就好!”日向手忙脚乱地加快了自己手下的动作。


 


影山插着兜,罕见得没有嫌弃日向或者说些气人的话,只是那双眼睛牢牢地黏在日向的身上,眸色愈发深邃。


 


比一般男生要稍微白一些的皮肤,看起来纤细柔韧的腰肢,肌肉没有多少,却肌理均匀非常顺眼……


 


啊……不妙,日向那边又传来了那种很甜的香味。


 


影山皱紧了眉头,移开目光,站得远了些。


 


但是并没有用,那种味道如影随形,还逐渐浓郁。


 


“日向,你擦了香水?”最终,影山还是没能忍住,问出了口。


 


“啊?”正背着包的日向闻言停下了动作,夸张地回头,“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去涂香水,你最近真的没什么心事?这不是都在说胡话了吗!”


 


影山涨红了脸,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怎么的,嗓门也一下变大了。


 


“你没涂香水那那个香味是怎么来的啊呆子!”


 


“影山你又说我呆子!再说哪里有香味了!不都是汗味吗!”


 


“明明就有香味!”


 


“我没闻到啊,真有的话前辈们怎么没说!”


 


“……”影山一哽。


 


是了,他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这个味道,好像,只有他能闻得到。


 


啊……快到极限了……


 


--------------------


 


“好——大家没有忘带的东西了吧?出发!”乌养教练坐在驾驶座上,以他日常懒散的语气问了一句。


 


确认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之后,车子发动了。


 


这次的目的地是个建在山上的体育中心,因为客源不多所以经常接待学生社团合宿,听说还有人工温泉,乌野的一众对此次合宿充满了期待。


 


都是些孩子,就算心里告诉自己这次是去训练的而不是去玩的,但是大家都或多或少地有些亢奋。


 


路程并不远,在乌养教练和武田老师两人开车轮了一番之后,当天上午就到了。


 


因为是来训练的,自然就没有那么好的住宿条件,乌野除了经理教练和指导老师之外的十二人挤一间大房间打地铺,乌养教练和武田老师一间房,两位妹子经理一间房。


 


众人把自己的行李整理好之后就聚在一起吃了饭,下午是排得满满当当的训练菜单。


 


这个体育中心建在山上,是进行法特莱克训练的绝好场所,所以本来就属于困难级别的合宿训练一下子劳累程度飙升到了地狱级。


 


但是大家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泡温泉,一起聊天,一起枕头战,一切的一切对于这群少年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愉快回忆。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但至少一人排外。


 


那个人是影山。


 


只是短短几天,影山却感觉他的感情像是跨越了一个世纪,他越来越没有办法忍耐,每天都在积攒劳累和烦闷。


 


日向传来的香味一天比一天浓郁,后来甚至是稍微靠近一点就能让影山头昏脑胀,他需要花费比平常多好几倍的集中力才能让自己一心在排球上而不是想象拥抱日向的感觉。


 


日向靠近他,他没办法忍耐,但是日向远离他,他更没有办法忍耐。


 


他游离在一个微妙的距离里,往前也不是,往后也不是。


 


这已经不是死胡同了,这是个悬崖,前路已断,却无路可退。


 


他知道这不是个好征兆,现在他的理智还能控制住自己,但如果,如果有哪天他的理智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不知道他会对日向做出什么事情。


 


他明白,他的心里住着一个猛兽,正在伺机挣脱。


 


是夜,今晚,是他们在这个体育中心的最后一晚。


 


又经过了一天地狱式的训练,所有人都进入了深眠,其中几人呼噜声震天响,却连最浅眠的月岛都没有转醒的迹象。


 


而影山此刻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理由便是旁边正对着他睡得一脸香甜的日向。


 


影山狠狠地揪住被子。


 


该死,这家伙的气味太香了……


 


他试图用被子捂住头,来抵挡那味道的侵入,但是毫无作用,那香味无处不在,似乎要以钻入毛孔的气势包围住他。


 


他无处可逃,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干瞪着眼睛,执拗地盯着日向的睡颜,呼吸随着日向的呼吸起伏。


 


身下的那处早已挺立,这让影山心中的烦躁又上升了一层,香味还在侵袭着他的感官,他开始觉得脑袋不对劲了。


 


啊啊……够了,真的够了……


 


为什么你一点都不能体会我的心情呢?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呢?要是没有遇见你就好了……


 


啊,但是没有办法忍耐啊,从没遇见过你什么的……


 


该死,真的好甜啊……


 


为什么我会闻到这个味道呢……


 


日向啊……


 


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向日……


 


理智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影山撑起身子,轻手轻脚地钻入了日向的被子。


 


也许是太累了吧,已经没有余力想那么多了,影山自欺欺人地想。


 


一点点就好,只要一点点就好……


 


手轻柔地拂过日向的眉眼,到达睡梦中微微翘起的嘴唇。


 


形状非常的好看,影山忍不住用指腹揉了揉,触感是出乎意料的柔嫩,怔愣了一会儿后,影山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啊……这是亲吻日向的感觉……


 


只是这种程度的触碰,影山已经头晕目眩,他没有办法思考任何事情,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不够,一点点是不够的,那就要更多吧,干脆,做到底吧……


 


“做到底”这个想法一出现,便以燎原之势迅速占领了影山的大脑。


 


让一个忍耐许久的人爆发,真的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够了。


 


心底的野兽终于挣脱出了牢笼,能够牵制住它的锁链已经被影山亲手扯断。


 


------------------


接下来的拉灯内容请上车观看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7755078683334


 


 

评论

热度(699)